发布于 2013-08-29 08:48:23

武当:远离商业化

武当是道教武林圣地,与佛教的嵩山少林寺齐名,故江湖上有“北宗少林,南崇武当”之说。

民营经济报记者 郑焕萍

武当是道教武林圣地,与佛教的嵩山少林寺齐名,故江湖上有“北宗少林,南崇武当”之说。

在武林中,武当一直是正义的化身。张三丰、张无忌、张天师等人,都是武当赫赫有名的人物。

在武当三丰派第十四代掌门大弟子,武当武术的正宗传人钟云龙看来,武当派功夫讲究养气,不以外家劲力见长,而是注重内功的修养。武当武术研究“四两拨千斤”,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可以很巧妙地制服对方。

近几年来,峨眉、少林、崆峒、青城等门派在商业发展上大展拳脚,而武当则显得很低调。

钟云龙告诉《民营经济报》记者,“武当不是刻意去低调,而是保持一种道教传统的观念,出家人清静无为,越清净越好,我们都以庙为家,太商业化,就把环境破坏了,出家就毫无意义。”

在钟云龙看来,出家就要静心学习道教文化,专心研究一些东西。太市场化、商业化,肯定是做不了这些的。

疲于各种接待

钟云龙,自幼爱好武术,13岁便拜谈运叶为师,学习岳家拳、杨家拳。

1982年,18岁的钟云龙到河南嵩山少林寺习练少林拳法。

1983年,钟云龙从少林转投武当;1988年,他接任“武当山道教协会武术总教练”;1996年,他全票当选紫霄宫住持。

就在钟云龙的事业到达顶峰之际,2000年,他辞去了紫霄宫主持一职,并在2003年将“武当山道教武术院”托付给弟子,孑然一人离去。

“我在武当山学武术、养生、气功等方面的文化,过去跟老道长也是学习研究这些,我不适合、也不喜欢搞管理。”钟云龙告诉记者,武当山道教协会的客人特别多,每天都很忙,他做了几年的管理,基本上没有正常吃过一顿饭。

时任武当山道教协会接待办主任的钟云龙回忆道,每到吃饭时间,往往是最忙的时候。客人来了,就得接待。

那几年,钟云龙每天忙于各种接待,连打坐、练拳的时间都没有。这让他意识到,长此以往,对他的身体和修炼影响很大。于是,在2000年,他毅然提出了辞职。

在钟云龙看来,道教是研究自然的,真正的道人不喜欢搞管理。而他所向往的,则是找一处清净的地方,回归自然,静下心来修炼。

闭关修炼五载

2003年,钟云龙辞去所有的职务后,在武当山后山,找了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便开始砸山洞,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他才把山洞砸开。2005年,钟云龙开始修建他即将隐居的山洞,并把这个山洞命名为“云龙洞”。

云龙洞在一个数十米高的悬崖中间,山洞洞门高2.2米左右、宽1.7米左右、深1.8米左右,洞内空间深7米多,宽9米多,高4米左右,洞内空间约70平方米左右,整个山洞完全是人工从悬崖中开拓而出,目前是武当山唯一真正意义上能住人的山洞。

云龙洞前是云雾缭绕的群山,洞后是高山丛林,洞内用木头简单建成了三间阁楼。

2005年到2009年,钟云龙带着两个弟子隐居在此。

在山洞隐居的日子,钟云龙几乎与世隔绝,由于没有电,手机、电脑等物件自然都用不上,吃的菜是自己种的,偶尔会下山去买些粮食和生活用品。

那几年很清净,山洞里面没有电,天黑了就得睡觉,天亮了就得起床练功。钟云龙称,除了偶尔有几个徒弟来看他,其他时间基本上没和外界接触。

隐居的日子,没有了外界的干扰,钟云龙练功的状态也很好,一出门便是山,每天在山里面练练功,爬爬山,然后又回到洞里面打打坐,甚是惬意。

作为21世纪的隐士,钟云龙并不想外界把他想得有多神秘。“我是一个道人,本应回归自然,无奈十多年来俗务缠身,虽然有了些浮名,但我时刻想着隐退静修。我静修的龙云山洞,接上电线只需要2000多块钱,但电一来,电器、电脑也来了,那还隐什么?所以我坚持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几乎与世隔绝。”钟云龙说。

培养教练 出书

2009年,十堰市政府开办武当武术的教练培训班,请钟云龙下山,因培训教练花了一段时间,龙山洞久不住人,荒掉了。于是,他在武当山找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创办了“三丰会馆”,自己则一边教学生一边静修。

三丰会馆坐落于武当山东神道通神沟内,占地面积2000平方米,建筑面积868平方米。钟云龙每日为学员们亲授道教知识、养生理论、拳理拳论解析等知识。

三丰会馆每年盈利多少?钟云龙表示,非但没有盈利,去年还亏损了二十多万。武术班里面的二十多位学生的吃、住、穿、学,都是免费的。

这些学生每天练功九个小时左右,采访封闭式训练。在钟云龙看来,培养一个合格的教练,需要花很长时间,在时间上一定得抓紧,不能松懈。

钟云龙要培养的是教练型人才,他希望他的弟子们成为传承武当武术与养生文化的主力。

另外十来人的养生班收取学费,所得收益给三丰会馆的工作人员发工资及维持会馆一些正常的开支。

除了培训教练外,钟云龙多余的时间写些武术、养生、太极相关的书,目前已出版的书有《武当太极拳28式》、《武当太极拳108式》,而《武当太乙五行拳》正在后期校稿。

照着武术视频或武术书籍能练好武功么?在钟云龙看来,单纯学一些拳法、套路,是没问题的,但如果想真正学好武功,就得找对拳法修炼、领悟,素质很高的师父去学。

钟云龙表示,一些拳法看起来很简单,但一招一式都会隐藏,如果没有人指点,是学不到的。特别是武当功夫,每个拳法里面跟内在的气息、人体的穴位分不开。

“武当三丰派联谊会”也是钟云龙创办的非营利组织。

三丰派联谊会是武当弟子互相联系的纽带,武当派弟子遍布全球,联谊会的作用就是为大家提供全球各个武当弟子的联系方式。钟云龙称,武当每年都有一个例行的活动,大家相约到武当山来相互交流文化和经验,及共享一些资源。

武术面临失传

谁是武当掌门人?

钟云龙表示,武当派属于道教的门派,道教里面没有掌门人之称,掌门人是武术界,特别是金庸武侠小说里造出来的,出家人都不喜欢听掌门人,他们称为传人,他是武当武术第十四代传人,他的弟子们都是十五代传人。

而在这个商业化时代,学武术的人越来越少,一些武术也面临失传的危机。

在钟云龙看来,中国武术是有危机感的,现在大家市场意识太强了,都很浮躁,真正静下来去研究功夫的人很少,都是学一点东西,赶紧去教学、去开馆,换成经济效益。

到底有没有功夫也不一定,你也不能去试他,现在发力也不允许,像过去,武当山经常有人来挑战,都可以随便打,没人管。钟云龙称,以前练武术的就应该接受别人的挑战,锻炼自己,但现在不允许了。

钟云龙认为,中国武术的传承已面临危机,现在社会风气不好,不正之风的整顿很有必要,像道教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并没有真正地去落实。排上名的都是那些跟政府有关系的,而真正的传承人可能还排不上名。

钟云龙表示,真正练功夫是很苦的,没有一定的经济条件,练功夫的人可能会很穷。政府要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一定要对传承人和继承人进行保护,如果因为经济条件很差,就拿功夫去换钱,这很危险。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