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09-04 08:20:17

大股东增持推高股价炒作*ST国商资产循环套利

9月2日晚间,深圳市国际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国商)宣布,皇庭国际集团有限公司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增持*ST国商287.1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这距大华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减持*ST国商449万股后退出二股东席位仅一个月时间。

民营经济报记者 赵晓婧

9月2日晚间,深圳市国际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国商)宣布,皇庭国际集团有限公司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增持*ST国商287.1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这距大华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减持*ST国商449万股后退出二股东席位仅一个月时间。

实际上,但凡遭到股东减持,*ST国商的大股东必定联合一致行动人增持救场,紧随其后的则是一轮股价异动。但*ST国商一直以来都缺乏实际业绩支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经连超三年为负值,在此情况下,大股东屡次增股背后其实暗藏着做高股价后以资产估值为由展开循环抵押融资的图谋。

把股价保住后,*ST国商的整体估值不仅不会掉价,还形成“即便遭减持却依然具备后续上涨能力”的障眼效果,由此再谋投资者追捧,其旗下资产价值更能得到银行、信托等资本机构的认可,这样铺垫的手段直接昭示了大股东融资圈钱目的。

逆势增持 拉升股价逾20%

公告称,本次增持后,郑康豪、皇庭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百利亚太投资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皇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4418.02万股,占总股本的20%,在巩固大股东地位的同时也触碰了举牌红线。郑康豪为*ST国商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上述各方为一致行动人。*ST国商9月2日收盘价为24.80元,粗略计算,皇庭国际此次增持耗资近7000万元。

而在7月29日晚,*ST国商原二股东大华投资则大手笔减持公司股票。据当日公告,大华投资于7月22日至29日期间减持*ST国商449万股,减持后其持股仅剩1%;减持原因是看淡*ST国商发展前景,不排除未来12个月内继续减持。以7月29日*ST国商23.90元/股的收盘价测算,大华投资套现近1.1亿。

值得注意的是,*ST国商的大股东和各股东之间已屡次出现时间相近又截然相反的行动。每个股东在离场后的公告中都说明原因系看淡公司发展前景,不排除继续减持的情况;而大股东每次增持则都表明看好公司发展前景。

早在2012年11月5日至12月17日间,公司三股东深圳特发集团有限公司减持221.06万股,占总股本的1.00%,套现近2800万,减持后特发集团仍持有6.13%的股份。在特发集团减持后的第二天,*ST国商董事长郑康豪又通过控股的深圳市皇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增持78.99万股,占总股本的0.358%,以收盘价12.30元/股测算,其耗资约970万。

今年2月21日*ST国商再次公告,特发集团于2012年12月20日-2013年2月21日减持250万股,占总股本的1.13%,套现近1.6亿。其后,在2013年7月18日至24日间,郑康豪又以实际控制的皇庭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买入*ST国商103.18万股,占总股本的0.467%,耗资约2560万,而郑康豪及其控股公司合计持有的股份由此也增至18.7%。

一般情况而言,股东增持股权的前提是公司的业绩在资本市场上被低估,也就是说公司的现状是较为不错的,但*ST国商实际并非如此,其业绩状况不容乐观。2012年营业收入较2011年增加至8062.25万元,但营业利润和净利润依旧为负值,分别为-1584.77万元和-1609.74万元;2013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1231.90万元,营业利润-5826.61万元,净利润-3954.66万元。

显然,大股东的说辞不符合增股投资的常规逻辑,也非其自身所言看好公司前景那么简单。记者发现,*ST国商的股价一经大股东增持便趋向走高,且涨幅每每高于跌幅。2012年10月30日-11月30日是公司遭特发投资减持的时间段,期间股价跌幅达到18.14%,大股东增持后的11月30日-12月31日,公司股价涨幅达到22.07%;今年1月31日-2月28日,同样是特发集团减持期,期间股价跌幅达到0.96%,而大股东增持后的2月28日-3月29日,涨幅达到14.67%;7月31日-8月5日,在大华投资减持后的一周内,股价最高跌幅达到4.99%,而大股东宣布增持后的9月3日,股价收报25.05元/股,上涨1.01%。

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边晓瑜告诉记者,投资者普遍不看好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若大股东此刻不出面接盘,*ST国商自去年十二月份开始疯狂飙升的股价就保不住了。

炒高资产 循环套利48亿

把股价保住后,*ST国商的整体估值不仅不会掉价,还形成“即便遭减持却依然具备后续上涨能力”的障眼效果,由此再谋投资者追捧,其旗下资产价值更能得到银行、信托等资本机构的认可。这样铺垫的手段直接昭示了大股东融资圈钱目的。

2010年7月*ST国商公告,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融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融发公司”)向渤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渤海信托”)借款13亿元。融发公司主要资产是位于深圳福田区中心区的皇庭国商购物广场(下称“皇庭广场”)。而*ST国商又持有融发公司60%股份,其另一股东Powerland Holdings Limited(下称“PHL公司”)持有40%股份。据此,皇庭广场亦是*ST国商占比超过90%的核心资产。该笔融资款中,4.6亿元用于偿还融发公司借款;4.85亿元用于偿还皇庭广场未付工程款;3.55亿元用于偿还融发公司历史遗留对外借款及用于支付皇庭广场装修款。

2011年6月*ST国商公告,融发公司向建设银行深圳分行和渤海信托申请总金额不超过15亿元的借款,期限为10年,借款利率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上浮10%,主要用于改善融发公司债务结构和皇庭广场项目的精装修及开业准备。公告还显示,融发公司于2010年7月向渤海信托借贷的13亿人民币即将到期,拟向渤海信托申请该笔贷款到期后部分展期,展期金额为3亿元,期限18个月,展期后执行年利率12.16%。该笔贷款由公司及PHL公司所持有的融发公司股权提供质押担保,以皇庭广场房产证提供抵押。

2012年3月*ST国商又发公告称,融发公司拟向平安信托等金融机构申请总金额不超过17亿元的借款。其中,12亿借款的年息不超过11.5%,5亿借款的年息不超过12%,借款期限不超过2年。融发公司以皇庭广场房产证提供抵押担保,PHL公司以其持有的融发公司股权提供质押担保,郑康豪及其控股的皇庭地产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借款主要用于“偿还融发公司前期15亿借款,同时做好皇庭广场开业前的装修、招商工作”。

可以看出,*ST国商是以皇庭广场这一项目循环吸纳金融资本,该项目占地面积4.23万平方米,是*ST国商在2002年以近4000万的价格竞得,计划建成一个购物中心。但该项目的进展,其最早表示2005年开业,到目前都未见开业痕迹,而*ST国商反倒屡次在业绩报告中预期该项目有可观收益,2012年6月还托深圳市德正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皇庭广场商业房地产的市场价值进行评估,估值高达59.71亿元。

银行和信托等资本力量无非是与*ST国商大股东一起参赌皇庭广场的商业价值预期,待多头资金介入炒作后,只要一招“资产变现”,他们就可赚得盆满钵满,而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或许是这盘赌局中最大的风险承担方。

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告诉记者:“不清楚皇庭广场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但万达今年上半年的营业额才11.46亿,还下降了36%,可见商业地产的盈利面在收窄。”

“皇廷广场是否被高估并不重要,其已成为*ST国商资本运作的砝码,*ST国商多次借其融资便是最佳例证。这不仅反映出*ST国商自身的融资能力和盈利能力出现了重大问题,还表明上市公司在概念炒作、资本运作方面实力强劲,却忽视了实体领域的经营状况。”边晓瑜分析,单从*ST国商的财务报表来看,上市公司也已沦为“壳资源”,若严格执行退市制度其可能面临退市危机;接下来,大股东有可能谋求其他资产的注入或兼并重组来帮助*ST国商实现“咸鱼翻身”,否则仅通过资本市场出逃不太现实。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