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09-06 08:14:04

券商摩拳擦掌迎国债期货

对于6日正式上市交易的首批五年期国债期货,市场各方显露出高涨的热情,其中不乏个人投资者,许多非银行金融机构也跃跃欲试。

■民营经济报见习记者陈桂芸

对于6日正式上市交易的首批五年期国债期货,市场各方显露出高涨的热情,其中不乏个人投资者,许多非银行金融机构也跃跃欲试。

【参与】

券商摩拳擦掌热情高涨

为了备战国债期货,近一年来某期货公司人士频繁地与各大机构投资者接触,目的在于提早一步抢揽客户资源。同时,很多券商和基金都表现了较强的参与意愿。

国泰君安证券固定收益部负责人罗东原表示:“都等了18年了,上市初期毫无疑问肯定会参与。”包括海通证券、中信证券等大型券商的自营部门都已全面参与了仿真交易,均表示在9月6日上市当日,“紧锣密鼓、有条不紊地进行部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相关数据显示,2012年底共有437家机构投资者以客户形式参与国债期货仿真交易,机构投资者总家数相比2012年第三季度增加了67家。其中包括证券公司、商业银行、投资公司、信托公司、保险公司以及非金融类公司。

参与国债期货仿真交易的金融类公司一共有299家,占全部机构投资者的68.42%。从成交量来看,截至12月底,全部机构投资者的总成交量为1129614手。证券公司和银行投资者是国债期货仿真交易机构投资者的绝对主力,总成交量占了全部机构投资者的92.27%。

在这些机构中,券商的准备工作最为完善。中信证券、国泰君安、海通证券、广发证券做国债现券交易的量都很大,且国内券商系期货公司已达60多家,在国内160家期货公司中占比超过40%。

不过,永安期货研究院院长张逸尘在接受《民营经济报》记者采访时就指出:“刚公布的公募基金参与国债期货指引是非常严厉的,对公募基金参与的约束非常大,公募交易规模被限制的很死,而对券商的指引相对宽松。所以在所有金融机构当中,券商的参与相对还是多一些。公募基金要参与多以子公司的形式,实质上是私募的形式。”

中期研究院金融衍生品高级研究员周彪表示:“券商系期货公司可以自行开展业务。相比之下,中小券商的参与渠道就比较少。”

海通期货研究所成艳丽博士也表示,很多机构对券商系的期货公司比较信赖,在业务开展方面他们有很大的优势,国债期货推出后对他们的业务有促进作用,行业内也或将因此掀起一场波澜。

目前,证监会已经允许券商、公募基金参与国债期货的交易,但银监会对商业银行尚未下发指引。一家商业银行投资部门人士曾表示,大型机构参与国债期货较为审慎,目前银行参与国债期货设计托管、投资比例等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银监会等部委出台正式指引前不太会有实质性的进展。

【关联】

可为A股提供风向标

国债期货推出,业内人士在欣喜之余,也产生了A股市场资金流出的担忧。面对A股持续低迷,机构会不会将资金从股市中撤离,而转入国债期货市场,使A股更加沦为鸡肋?不少接受《民营经济报》记者采访的分析师都表示,出现这种情况的概率极低。

中投顾问宏观经济研究员白朋鸣认为:“大机构不太可能会把资金大量从股市撤出而进入国债期货市场。一方面,股票市场的资金是以风险资金为主,它与固定收益有很大不同;另一方面,股票市场的风险有股指期货进行对冲,而国债期货则不能达到这个效果。”

张逸尘也表示:“资金分流的影响有限。但目前市场不缺资金,只是对股市主板缺乏信心。做为新品种,国债期货可能会吸引一部分场内资金,但对股市资金的分流应该有限。”

他解释说,国债期货和股指期货存在跷跷板效应,主要是因为利率同股指存在反向关系。资金在两个市场的流动主要是受宏观经济影响,而不是简单的资金分流关系。当流动性出现较大危机,利率大幅波动时,国债期货的交易会极其活跃,股指期货的交易量会相应受到影响。流动性稳定时,国债期货的波动比较小,资金关注也相应减少。

“国债期货的推出,为A股投资者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窗口指标。国债期货的异常波动,往往提前于A股顶和底的重要拐点,所以投资者可以对国债期货保持关注。”张逸尘指出。

【观察】

规避价格波动风险

从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成立以来的七年时间里,大陆只有沪深300股指期货唯一一个金融期货产品。也即是说,在国债期货尚未重启之时,金融期货就只有股指期货这么一个“独苗”。

正如国泰君安证券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章飙所说:“只有一个期货是最危险的,要赶快推新的产品”。国债期货在阔别18年后重回市场,最直接的作用就在于规避价格波动风险。

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取得了长足发展。随着长期国债发行数量的增加,包括15年、20年、30年、50年期国债,机构投资者的利率风险也在相应加大。以银行间市场为例,截至2012年末我国商业银行持有国债约4.78万亿元,占银行间市场国债存量的69.44%,是我国国债市场的最主要持有者。利用国债期货等债券衍生品来规避利率风险成为了业内人士的共识。

国际经验表明,国债现货市场和衍生工具市场流动性的关联性,是债务管理者和市场参与者面临的重要问题,如果现货和期货市场发展不平衡,容易导致市场被操纵风险加大。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安国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国债期货的重启,其意义并不仅限于债券市场的完善。债券市场作为直接融资的主要途径,为整个金融体系提供流动性支持和风险管理工具,在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中发挥桥梁和催化剂的作用。”他说,高流动性的债券市场能够促进利率的市场化进程,保证央行货币政策的顺利传导。同时,国债期货也是投资者进行资产管理、有效规避金融风险和确定金融产品价格的良好场所。除了提供风险管理的工具外,国债期货重启也有助于加快金融创新的步伐,根据不同的风险偏好满足不同投资者的需求。

安国俊建议,在国债期货重启时需要不断建立并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中,国债的流动性仅次于通货,国债市场是金融市场中各种资金较为安全的避风港,这种避风港不仅有利于居民的避险需要,也有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定,从美国次贷危机中信用债券与国债利差急剧扩大就能看出这一点。

【相关报道】

三措施严防风险

18年后重新登场的国债期货,合约设计以及风险控制措施都更为严格,起步更趋谨慎。

一是高保证金。据中金所发布的交易规定,上市初期国债期货的交易保证金从原合约规定的2%、3%和4%的梯度提高到了3%、4%、5%。即交易保证金为3%,交割月份前一个月中旬的前一交易日结算时起,保证金调为4%,交割月份前一个月下旬的前一交易日结算时起则调为5%。

二是低持仓限额。持仓限额也调低为1000手、500手和100手,即持仓限额为1000手,交割月份前一月和进入交割月份的持仓限额分别为500手和100手。

“保证金比例提高,可避免上市初期万一可能波动较大,发生‘穿仓’或‘爆仓’的风险,而持仓限额调低,则是避免实力较强的金融机构可能持仓过大,对国债期货价格产生偏大的影响或波动。”国泰君安期货金融衍生品研究所副所长陶金峰表示。

三是部分交易指令限制。上海中期副总经理张勇表示,由于交易所在2011年曾公告暂停接受后两个季月合约上不限定价格的市价指令申报,预计在5年期国债期货合约上也同样适用,即2014年3月合约和2014年6月合约将不能进行市价指令的申报。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