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09-30 08:18:17

热议上海自贸区挂牌 以开放促改革试验田

上海浦东世纪大道,一块写有“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蓝底白字交通指示牌已经伫立在路边。事实上,像这样的交通指示,在上海很多条主干道上已经标明。

上海浦东世纪大道,一块写有“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蓝底白字交通指示牌已经伫立在路边。事实上,像这样的交通指示,在上海很多条主干道上已经标明。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关于上海自贸区的讨论不绝于耳。27日,这份千呼万唤的总体方案终于透过国务院官网正式对外发布。昨天,上海自贸区正式挂牌并同时出台政策细则。

包括18条开放措施的自贸区明确,选择金融服务、航运服务、商贸服务、专业服务、文化服务以及社会服务领域扩大开放,暂停或取消投资者资质要求、股比限制、经营范围限制等准入限制措施,营造有利于各类投资者平等准入的市场环境。

自贸区对于民营经济的发展将产生哪些影响?昨天,本报记者采访的企业界人士和学者普遍认为,公布的细则并没有超出预期。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自贸区建设过程中即将进行的准入、财税、金融、外汇、贸易等方面的改革,将为广大民营企业发展带来实质性利好。

牛敬:横琴可称为“准自贸区”

珠海横琴新区管委会主任牛敬日前在接受《民营经济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海自贸区的挂牌是我国深化改革的最新成果,对横琴来说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接下来我们会结合横琴新区七大高端服务业的实际情况,认真研究和学习借鉴上海自贸区的总体方案。

在上海自贸区挂牌的前一天,横琴新区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大型招商引资推介会,期间就有不少媒体关注横琴与上海自贸区的政策对比。牛敬对此介绍,横琴新区总体方案与上海自贸区总体方案有七八成是相似的,监管方式、优惠政策可以称为“准自贸区”的设计。

在通关监管模式上,早在2011年国务院同意在横琴实行“比经济特区还特殊”的优惠政策时,海关方面就已经确定在横琴实施“一线放宽、二线管住、人货分离、分类管理”的分线管理模式,并已于今年8月1日正式生效,这与上海自贸区即将实施的“一线逐步彻底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货物自由流动”的通关监管模式大致相同。

在具体产业方面,上海自贸区与横琴新区均以引进高端服务业为重点,上海自贸区扩大了金融、航运、商贸、专业服务、文化、社会服务6大领域的开放,而横琴则确定发展金融、文化创意、商务、中医药保健等七大产业。牛敬认为,横琴的产业门类更加丰富。

不过牛敬也坦承,上海自贸区的政策比横琴更加开放,尤其是金融创新比横琴迈得更远。据了解,横琴新区已可以先行实验资本项下可兑换、跨境人民币结算等业务;而上海自贸区已开始探索人民币资本项下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人民币跨境使用等新思路。牛敬表示,这对横琴有借鉴作用。

(民营经济报记者 张明双)

曹志伟:“负面清单”让企业放开手脚

上海自贸区总体方案显示,将探索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借鉴国际通行规则,对外商投资试行准入前国民待遇,研究制订试验区外商投资与国民待遇等不符的负面清单,改革外商投资管理模式。方案明确规定了6大服务领域18个行业扩大对外资的开放措施。

“我觉得本来就应该列出负面清单。只要国家没说不能做的,都可以去做,这个政策应该在全中国铺开。”早前积极呼吁减少行政审批制度的广州新城市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曹志伟向本报记者分析称,“广州也应该争取这样做。当全国各地都被绑着手脚跑步时,自贸区的企业就像放开了手脚来跑步。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外资企业,在自贸区里谁先尝试谁就抢占了先机。”

曹志伟分析认为,这种模式让有实力的企业拥有投资的机会,国家早该改革投资管理模式。将竞争制度规定好后,一视同仁。“政府本身不应该去投资,政府就应该做好规划,规定哪些产业要鼓励,哪些产业要扶持;第二步是建立进入的标准,第三步是清理淘汰落后的企业。”

(民营经济报记者 林嘉慧)

台商领袖:“负面清单”廓清政府职能边界

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已于昨日上午正式挂牌成立,首批政策改革细则也相继出炉。作为台商,又是如何看待自贸区的成立?这将对台资企业带来哪些影响?

《民营经济报》记者昨日以问答的方式专访了全国台企联副会长谢庆源,以及东莞市台商协会常务副会长、东莞广声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翟所领。

记者: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可以在自贸区设立银行。这对台企来说,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谢庆源:这自然是一个很好的消息。自贸区使得企业整体的运作上少了很多的障碍,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政策能够减少两岸在交流当中的障碍。人民币的兑换等金融措施,都是对我们企业长期以来在运作资金困难上的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现在货币可以自由化等等,这是一件好事。

翟所领:当然是一个很好的消息了。台湾好几家银行,有的说一定要去,有的说等详细通则下来之后再仔细研究,他们都很感兴趣。

外资金融机构可以在自贸区设立银行,对台资来说那当然很方便了。因为现在台资广为应用在香港、在新加坡的驻外银行,如果说有台资银行可以在上海自贸区设置的话,它们就可以就近处理,特别是华东地区的台商,它去上海自贸区就很方便。

很多要单独面洽的事情可以很方便地解决,比在香港、新加坡开户好得多。这些银行虽说开在自贸区里面,它也可以就近考察一下台资银行融资的工厂,对台资银行的经营状况做一个更准确的评估,他们更敢对附近的台商融资。不过主要还是限于在大上海周围的台商更受益。

记者:自贸区方案出来后,台商最关注的是什么?

谢庆源:主要关注的是能不能够具体落实。政策推出来之后要落实。我们今天遇到很多问题,也推出了很多政策,但真正能够落实的还有一段距离,这是我们一直担心的问题。

翟所领:有多少台资银行可以进来设立分行是我们一直关心的问题。台资企业可以跟那边的台资银行做生意,而且可以用更少的时间、更高的效率、更容易地取得境外的资金。

记者:您怎么评价这个“负面清单”措施?对台商投资领域是否会造成变化和影响?

谢庆源:“负面清单”清晰地告诉外资哪些领域可以做,哪些领域不可以做,一目了然。“负面清单”管理可以简化外资进入的审批,而且同时扩大开放。对外资来说,在市场准入方面更加透明,增强外资的信心。它比过去更进一步,这种与国际接轨的做法有利于外商直接投资进一步扩大,也有利于吸引外资。

总体来说,在这个自由化的市场中,上海自贸区成立迈前了一大步,对大陆未来的经济绝对是一件好事,对台资也是好事,能促进台资在大陆的发展,我们对这个有很大的期待。

翟所领:这个清单很有意义,划清了投资的边界,与过去的“正面”清单是不相同的。我理解的是,这代表了自贸区更为市场化,也更加的透明,理清了政府的职能与边界,减少了寻租的空间。

(民营经济报记者 曾令俊)

蔡春林:服务业开放给民营经济带来根本性利好

“中国改革开放进行了30多年,主要集中在制造业。由于服务业的壁垒相当高,因此基本上没有什么开放。现在大家都在等待金融业开放,就像现在很多民营资本抢着去开银行,这是一件好事。”

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助理蔡春林日前向本报记者表示,扩大服务业开放这一举措对民营经济来说,带来了根本性的利好。

在蔡春林看来,自贸区探索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是一种制度上的突破。“以前国家说可以做的我们就做,没有规定可以做的,我们就不能去做。但是现在上海自贸区倒过来了。通俗来说,就是只规定什么不能做,没有规定不能做的我们就可以做,这是一个重大突破,是一种制度的改变和突破。”

方案规定,在银行、投资管理、服务、文化等领域允许外资金融机构进入自贸区,这会否掀起外资抢滩的热潮?蔡春林对此表示,六大领域的开放无疑将利好吸收外资,但并不意味着很快将掀起外资抢滩的热潮。“外资想抢滩这个市场还有一点难度。但可以肯定的是外资的数量和规模将会增加。建立自贸区的最根本目的是以开放来促进国内的改革。我们现在不是大规模引进外资,而是一种制度的改革。”

(民营经济报记者 林嘉慧)

奚君羊:不会对走出去并购造成太大影响

人民币自由兑换和利率市场化等金融改革,是上海自贸区建设的重头戏。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告诉本报记者,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只能通过自贸区得到突破,自贸区发展金融有独特的优势。“自贸区的经验可以区外复制,这才是它的真正意义所在。”

奚君羊认为,自贸区内的金融改革将会对中国企业“走出去”造成一定的影响。“缺乏国际市场经验的企业可以在自贸区内展开商贸活动,了解国外市场的需求以及积累经验,为走出去提供一个较好的起点。”

但他表示,自贸区的设立并不会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直接投资或者并购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这些都是在境外直接进行的,自贸区成立并不是企业走出去并购的一个有利条件。”

与此同时,他认为,自贸区能做到有限度、有实验性的改革,既得利益与监管部门不能做不想做的事,自贸区内有可能做到。自贸区可以区外辐射,但不是全盘辐射而是逐项辐射。

(民营经济报记者 曾令俊)

丁力:与香港有竞争,互补性也强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丁力在接受《民营经济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改革在自贸区内进行先行先试乃是情理之中。银行在自贸区探索改革路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据悉,目前已有8家中资银行和2家外资行获批在自贸区设分支机构。

“自贸区里面这个28平方公里,能不能够真正摸索出一些经验来有待观察,因为这次中央要求的是一个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那么这个复制推广难度就大了。”丁力认为,随着上海经济突飞猛进,在国际上的美誉度渐高,成为正在崛起的新兴国际金融中心。

“此次自贸区成立,上海与香港不可避免地一再被外界拿来作比较。”丁力表示,有港人开始“纠结”上海藉此而生成的发展新机,会否对香港地位构成威胁。显而易见,沪港怎样做到“双核”高效运转,才是中国经济增长所需要的,也是中国政府真正关心的。

至于香港贸易地位会否受到上海自贸区影响?丁力认为现在谈论为之尚早。但随着自贸区的成熟,未来这个地位将有可能偏移。“有一些学者提出上海繁荣了香港就衰落了,我没有进行过很深入的分析研究。但是我看到好像有这样的势头,就是你强我弱,但我认为应该说有一定的替代性。”丁力表示,从地域上讲,香港与国际的联系更显密切,上海会成为人民币业务中心,但更侧重于内地。香港与上海替代性有,二者直接的互补性也很强。

对于上海自贸区未来在中国经济中承担的作用,丁力认为自贸区的建立,有利于培育中国面向全球的竞争新优势,构建与各国合作发展的新平台,拓展经济增长的新空间,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当前尤其需要进一步对外开放,促进企业转型,推动中国经济“升级版”的实现。

“自贸区的诸多改革措施,将有利于企业的深度发展。”丁力认为,从目前形势来看,国内企业还正处于转型升级创新阶段。上海自贸区的成立举动,可以看出国家将进一步对外开放。“改革很多都是经济问题,现在自贸区改革也主要在经济领域。能不能加快中国经济‘升级版’的实现,这个都是大家期盼的,但是能不能成功还有待观察。”

(民营经济报记者 黄维光)

林江:金融开放创新是最大突破

9月29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根据早前发布的总体方案,上海自贸区将鼓励企业充分利用境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实现跨境融资自由化。国务院将在金融创新方面鼓励加快金融制度创新、增强金融服务功能。

对此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表示,总体方案中相关内容基本都在预料之中,但对方案中“提出建立’“具有国际水准的”、“法制环境规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说法印象深刻,因为此前我国相关贸易规定和法律环境独树一帜,与国际很多通行法律并不接轨。此次方案所提的思路很有“国际范”,给贸易改革开了一个好头。

“从目前已知的实施细则来看,改革措施主要还是集中在金融创新,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可自由兑换方面。”林表示,但是具体的细则没有出来,到底利率市场化如何推进,包括人民币资本帐户开放,还值得日后仔细观察。

林江认为,自贸区内目前进行的金融改革很有创新,有助于克服自贸区建设过程中的金融短板,也有助于为全国金融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积累经验。而从长期看,自贸区有可能会建设成为中国境内的一个离岸金融中心。

“最大的突破,还是深化金融领域的开放创新。”林江解释,方案提出人民币自由兑换和利率完全市场化,这是非常重大的举措。同时探索面向国际的外汇管理改革试点,建立与自由贸易试验区相适应的外汇管理体制,自贸区外汇管制将大为放松。林江指出,总体方案另一个突破是在法规监管领域,将推进实施“一线放开”。允许企业凭进口舱单将货物直接入区,再凭进境货物备案清单向主管海关办理申报手续;同时实行“进境检疫,适当放宽进出口检验”模式。另外规划还称试验区内企业原则上不受地域限制,可到区外再投资或开展业务。

在未来发展上,林江对自贸区定位为“服务全国”的说法很“感冒”。“国家此次想法很到位,即在上海自贸区内大胆采用多个改革措施和新做法,在定位上海本地的同时,更多考虑日后“复制”到全国的可行性。”林江表示,这些金融创新措施,可以上海自贸区为起点,慢慢辐射至全国。“一些好的金融模式,如外资银行、金融及外资医疗机构,可以在自贸区内充分试验、磨合,一旦这些模式成熟后,便可尝试在其他地方复制、推广。”

(民营经济报记者 冯超)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