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10-10 09:04:31

新基金数量猛增 “钱”途仍不明朗

数据显示,国庆长假后的首周将有多达11只新基金出售,如加上跨国庆发行的6只基金,本周在售新基金总数将达到17只。

民营经济报实习记者 欧阳凯报道

数据显示,国庆长假后的首周将有多达11只新基金出售,如加上跨国庆发行的6只基金,本周在售新基金总数将达到17只。另有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基金公司共发行成立276只新基金,远远超过去年全年的260只。有业内人士预计,按照前三季度的发行速度来看,年内新成立的基金总数将达到360只左右。

规模

平均首募规模下滑三成

数据显示,10月8日共有5只新基金发行,均为债券型基金,分别为鹏华丰信分级债基、新华安享惠金定期开放债基、广发中债金融债指数基金、中邮定期开放债基和工银瑞信添福债基。资料显示,这5只债基分别托管在上海银行、广发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和民生银行。

随后的10月9日、10月10日分别有3只新基金发行,其中10月9日发行的均为偏股基金,分别为博时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工银瑞信信息产业股票型和银华中证800等权重指数增强型分级基金,10月10日起开始发行的有中加货币市场基金、建信安心回报两年定期开放债基和富安达信用主题轮动纯债基金。此外,由于国庆前有6只基金尚未完成募集,使得本周发售的新基金总数达到17只。

实际上,今年以来新基金成立数量不断猛增。证监会最新公布的基金募集申请核准进度公示表显示,目前共有102只基金待批,其中9月份有10只基金获批。有业内人士据此向本报记者预计,按照每个月30只新基金成立速度计算,年内新成立的基金总数或将达到360只左右。

不过,基金数量的猛增其规模却没有同步,反而下滑三成。统计显示,前三季度成立的276只新基金首发募资规模为4481.73亿元,平均首发规模仅为16.24亿元,对比显示,2012、2011年新基金平均募集规模分别为24.713亿元、13.09亿元,在近6年来仅高于2011年的战绩。而从分季度来看,今年来新基金成立规模也在不断走低。一季度新基金平均首发规模24.13亿元,二季度则下降到16.65亿元,三季度更是跌破10亿元大关至9.45亿元。

另有统计显示,在前三季度成立的新基金中,首发规模不足10亿元的达到144只,占比达到52%,而这其中,更有近乎一半的基金首发规模低于5亿元,达到26%。

从新基金募集上看,大公司、银行系基金成绩较好。今年以来募集前三名的新基金均属于银行系基金,募集规模超过百亿元,还有一些银行系基金公司发行基金首日售罄,提前结束募集。具体来看,募集规模最大的是工银瑞信60天理财债券基金,达到128.56亿份,而中小型基金公司旗下产品则显得募集困难,不少都是迷你产品。

只增加数量而不增加规模,新基金的大规模发行引起不少业内人士担心。基金分析人士皮海洲向本报记者表示,新基金发行数量之所以能够井喷,归根到底还是基金公司对利益的角逐,因为只有多发新基金,基金公司才能保持住基金规模,而保住了基金规模,基金公司收取的管理费才不至于下降,甚至有所增长。

“不发就死,一般就是发新基金死老基金,如果不发新基金,其他公司发新基金后就会把你的份额抽走,你发我也发,这就导致一个恶性循环,只讲数量不讲质量”,上述业内人士如是坦言。此外,同质化产品太多,而创新类产品供不应求,袖珍基金退出机制不健全等也都导致新基金激增而规模却下滑。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基金数量增加,但增加的品种相对集中,以债券类基金为主,而债基比较容易管理,市场也比较偏好,基金数量增加也不见得是坏事,这会使竞争更加激烈,最终还是以业绩为王。

换帅

基金经理换帅频繁

在基金成立屡攀新高之际,基金经理更替也随之达到了高潮。

10月8日,华安旗下的4只基金——华安现金富利货币、华安月月鑫短期理财债券、华安季季鑫短期理财债券、华安双月鑫短期理财债券共同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称原基金经理杨柳因个人原因离职,由分别拥有15年和14年证券投资管理从业年限的贺涛和张晟刚担任。

10月9日,纽银梅隆西部基金旗下的纽银稳健双利债券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增聘拥有4年证券投资管理年限的傅明笑为基金经理,加上另外两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该基金的经理已达到3人。

事实上,今年以来基金经理变更已超过400多起。根据以往经验,每年年初,基金公司的年终奖一发放完,都会出现一波基金经理离职潮,然而,今年基金经理的离职潮从年初一直持续到现在,平均每天都有超过两只基金的经理发生变更,这一数字远超往年同期水平。《民营经济报》记者根据证监会基金披露信息发现,仅9月份,便有56只基金宣布更换基金经理,8月份有54只基金宣布更换基金经理,由此也造成基金经理“一拖多”现象愈演愈烈。

数据显示,目前共有869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1898只基金,其中518位基金经理管理两只及以上公募基金,占比达到60%;而在去年9月,只有约250名基金经理管理两只及以上产品,而管理6只以上产品的基金经理有31位,占总数的1.6%。值得注意的是,指数基金与债券基金是“一拖多”的主力军,比如嘉实基金的杨宇与国泰基金的章赟,各管理9只指数基金,汇添富基金的曾刚则管理着8只债券基金,民生加银基金的陈薇薇也同时管理6只债基及1只货基。

分析认为,一方面,业绩的压力、激励机制的缺乏导致基金经理频繁变更,另一方面,巨大的投资者赎回压力更是让今年的基金经理换帅达到井喷。今年6月份的资金紧张以及由此导致的股债市场下跌,导致公募基金在6月份规模大幅缩水,数据显示,6月份公募基金净值规模缩减了4857亿元,基金份额缩水2941亿份,其中货币型和债券型基金份额规模大幅缩水。

业内人士预计,基金经理的变更趋势还会继续上升,这是因为伴随基金数量的不断增加,以及基金经理的人才流动更加频繁和内部提升的基金经理增加。皮海洲也指出,基金的风格归根到底是基金经理的风格,而基金经理的频繁换帅也会对基金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根据过往数据显示,虽然现在多数基金公司都在强调整体投研能力,忽略个人在基金操作中的作用,但当基金公司换帅、基金经理更换后,基金业绩都会出现一定波动,基民投资风险上升。不过,有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基金换帅对于被动指数基金的影响不大,但是对于主动管理型基金特别是股票型基金的影响肯定不小,而随着基金法的出台,后期会有相应激励机制同步完善,公募人员稳定性也将会改善。

观点

互联网金融成瓶颈突破口?

不过,在新基金发行猛增的情况下,新基金的发行渠道却显得非常拥挤,资金更是面临难以募集的尴尬境地。

今年8月1日起,修改后的《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销售费用管理规定》(以下简称为《费用规定》)正式开始实施,该规定打破了以往基金销售费用最低杠杆的限制,基金销售机构可自调整销售费率高低,鼓励各基金公司根据自身情况以及产品特色设置差异化的销售费率,同时对短期持有基金行为强制征收赎回费,增加了基金公司寻找“帮忙资金”的成本,给市场上艰难募资的新基金再添压力。

此外,新基金发行之多,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发行渠道拥堵,尤其是“一家独大”的银行渠道身价因此“水涨船高”,皮海洲便向记者表示,拥堵的结果就会导致银行多收手续费,多数利润恐怕被银行拿去,对基金公司无任何好处。

今年6月推出的余额宝让不少新基金看到了互联网金融在开拓渠道方面突破点,第一创业证券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表示,在电商平台上开设基金产品专门店已成为不少基金公司接下来努力的方向,互联网金融以绕开银行渠道的特点能很好的解决这方面难题,也会逐步改变目前的格局。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