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10-14 09:13:57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建立健全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机制,按照政府采购法的有关规定组织购买工作,严禁转包行为。

民营经济报记者 廖亮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建立健全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机制,按照政府采购法的有关规定组织购买工作,严禁转包行为。该《意见》还指出,其购买内容为适合采取市场化方式提供、社会力量能够承担的公共服务,突出公共性和公益性。

“政府向社会购买服务可扩大公益事业的整体规模,能有效提升各类社会服务的质量,会使公益组织的发展进入良性轨道。”中国公益研究院研究部高级分析员张其伟告诉《民营经济报》记者,专业化的社会服务领域应是财政资金流入的重点领域,尤其是养老服务和残疾人服务应该得到足够重视。

政府加大社会服务购买力度

《意见》显示,国务院对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改善公共服务作出重大部署,明确要求在公共服务领域更多利用社会力量,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十二五”时期,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工作在各地逐步推开,统一有效的购买服务平台和机制初步形成,相关制度法规建设取得明显进展。到2020年,在全国基本建立比较完善的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制度,形成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高效合理的公共服务资源配置体系和供给体系,公共服务水平和质量显著提高。

在购买服务内容方面,《意见》指出,教育、就业、社保、医疗卫生、住房保障、文化体育及残疾人服务等基本公共服务领域,要逐步加大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力度。非基本公共服务领域,要更多更好地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凡适合社会力量承担的,都可以通过委托、承包、采购等方式交给社会力量承担。对应当由政府直接提供、不适合社会力量承担的公共服务,以及不属于政府职责范围的服务项目,政府不得向社会力量购买。

此外,《意见》还着重强调,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在充分听取社会各界意见基础上,研究制定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性目录,明确政府购买的服务种类、性质和内容,并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及时进行动态调整。购买工作应按照政府采购法的有关规定,采用公开招标、邀请招标、竞争性谈判、单一来源、询价等方式确定承接主体,严禁转包行为。

据媒体报道,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就是通过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把政府直接向社会公众提供的一部分公共服务事项,按照一定的方式和程序,交由具备条件的社会力量承担,并由政府根据服务数量和质量向其支付费用。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是政府承担公共服务的新模式,是现代国家行政管理理念和模式的创新,是我国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必然要求。

“政府购买”可提升社会服务质量

《民营经济报》了解到,2012年,中央财政首次拨出2亿元专项资金用于购买社会组织服务,当年共支持社会服务项目377个,带动了3.2亿的社会资金,使185万左右的弱势群体直接受益,同时还为1.77万名社会组织管理人员提供了专业化培训。而2亿元的资金,还不到2012年中央公共财政支出64120亿元的三万分之一。倘若中央财政加大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力度,将使受助弱势群体的规模进一步扩大。

而英美等国的例子早已证明,通过购买,由在相关领域有丰富经验的非营利组织来提供社会服务,公共服务产品的质量将显著高于政府直接提供的各项社会服务。

中国公益研究院研究部高级分析员张其伟认为,政府向社会购买服务首先是可扩大公益事业的整体规模。其次,能有效提升各类社会服务的质量。英国社会管理中常见的“委托机构”(Delegated Agency)模式便是非营利机构接受政府委托提供公共服务的例子。另外,非营利组织专业化的团队,有利于提高社会服务项目的管理效率,同时也使政府有更多的时间精力实现其宏观管理的职能。

根据2009年时亚洲开发银行的研究报告显示,欧洲非营利组织收入有40%-70%来源于公共财政资源,日本为45%,香港为70%-80%,而美国也达到了31%。这些地区,正是全球公益性非营利组织最为活跃的地方。

张其伟表示,政府购买社会服务,会使公益组织的发展进入良性轨道。“如果我国各类公益组织接收到的政府资助也达到上述水平,其所能产生的能量和运作的公益项目规模将达到新的量级。”他说,民间公益组织一旦壮大,其不同于政府背景公益组织的灵活性和创新性等优点将迅速显现,给公益领域注入新的活力。

“政府购买服务有两个特点:第一,资金量大;第二,管理规范严格。”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NGO研究所博士后褚蓥告诉《民营经济报》记者,政府购买服务对公益事业的好处有两个:首先,能够为大量公益组织提供极为充足的资金,解决它们长期存在的资金短缺问题。“据我所知,国内有很多做的好的公益组织,每年有超过60%的资金是来自于政府的,部分组织甚至高达90%。”其次,是有利于公益组织的规范化运作。政府的资金不好拿,也不好花。要想申请到政府的资金,组织本身的规范性要够好,而要想花政府的资金,更是要求组织在财务管理、项目运作、信息披露等各方面都做得很规范。政府会对公益组织的项目情况进行评估,并会要求公益组织按照统一格式提交项目文件。因此,政府购买服务对于提升公益组织的规范化运作有利。

专家:专业化社会服务还需重视

目前,全国性的社会保障体系已完全建立,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系统已运营多年,城乡医疗救助体系在2008年实现了全覆盖,福利制度正日趋完善。近年来,救灾、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农村扶贫发展已成为善款投入的主要领域。张其伟说:“综合来看,政府加大购买社会服务力度的投入方向,更因从政策和慈善捐赠关注较少的领域入手。”

张其伟认为,专业化的社会服务领域应是财政资金流入的重点领域,尤其是养老服务和残疾人服务应该得到足够重视。最近,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意见》强调要“逐步使社会力量成为发展养老服务业的主体”,并支持社会力量举办养老机构。要实现这些目的并达到2020年建设完整养老服务体系的目标,财政的支持不可或缺。而针对各类残疾人的专业化服务机构在我国一直较为缺乏,在近两年的中央财政购买社会服务项目中也属于受资助额度较小的领域,非常需要获得政府购买的资金支持。

他强调,当然,重视这些专业化的社会服务领域,不代表未来政府购买公共服务项目应完全忽略教育、医疗、扶贫等领域。在教育领域,残疾儿童的特殊教育是亟需强力支持的方面。在医疗领域,大病保险相关政策出台之后的具体实施,有待资金的支持;未列入大病医保的部分“罕见病”救治工作,则需要社会力量的广泛参与。而在扶贫领域,贫困地区人口的劳动技能培训和个人发展等问题,也有赖得到财政支持的社会组织介入其中,提供可持续的长期项目。

褚蓥也表示,目前政府购买的公共服务还属于基本公共服务领域,未来应扩大到更广阔层面的社会服务领域。比如,环境保护、文化遗产保护、儿童与妇女权利保障、少数人群体权利保障等方面。另外,还应在加强政府购买基本公共服务领域方面公共服务的深度。就已开展的购买服务项目来看,这些项目内容还偏浅层次,有待进一步挖掘。可以考虑将更多不太容易出政绩,需要长期购买,长期投入的项目也纳入到购买服务的目录之中。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失独老人的养老服务。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