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10-16 08:29:52

亿城股份再遭投资者举报 启动资产调查迫在眉睫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般超过10%的中小投资者提出同样的质疑,公司就需要启动调查组。“第一笔资产交易(出售秦皇岛阿那亚项目)已经通过,引起投资者联名举报,说明的确存在质疑的合理性。

民营经济报记者 赵晓婧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般超过10%的中小投资者提出同样的质疑,公司就需要启动调查组。“第一笔资产交易(出售秦皇岛阿那亚项目)已经通过,引起投资者联名举报,说明的确存在质疑的合理性。若查实确有利益输送,基本上可以定为职务侵占罪,这根据造成公司财产损失的金额多少来量刑。”

继本报在10月11日报道《亿城股份低价剥离原有资产疑为海航与前高管互送利益》后,10月13日记者接到一封投资者《致亿城公司董事长、总裁的公开信》,信中指出:“对照相关证券法规条文,亿城股份出售秦皇岛阿那亚项目(既遂)、出售北京西海龙湖议案(未遂)很可能涉嫌内幕交易。亿城股份眼下亟需解决的已经不再是处置或注入资产,当务之急是自查公司现有资产是否遭低估贱卖或高估贵买,以诚信务实提振投资者信心。”

投资者要求亿城股份成立调查组,一方面调查阿那亚项目的接盘方辉南县鼎丰荣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北京瑞佳雅轩装饰有限公司、兴国天泰雅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宁都翔益顺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及西海龙湖项目的接盘方北京易联弘元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是否有资质及实力接盘,这些项目的出售和亿城前高管、前大股东是否存在关联及利益输送等;另一方面要对“西海龙湖”资产进行重新评估,以确定该项资产的真正价值。

独立律师宋杰向本报记者表示,资产交易的接盘方资质问题可以提出来作为一个质疑的路径,“一般来说,上述资产交易的接盘方的确很多是‘空壳’公司,仅仅设立了公司却不展开任何经营,很可能是为其后利益输送做准备,但这个问题基本上不能作为一个正式的法律诉讼。”

“投资公司(假定是从事风险投资)的收益主要靠投资项目退出来获得,前期主要是成本,所以也不能根据成立前几年净利润是负数来判断其盈利能力不强。”北大纵横—IPO咨询中心合伙人蔡春华则向本报记者指出,在目前“严打”的环境下,如果真的涉及内幕交易,肯定引起证监会的关注。

“亿城股份以净资产为基础来定价不能说错,因为一般资产交易不会按总资产(包括净资产和负债)定价,(接盘方)不可能以总资产的价格收购了公司然后还要去还债”,但蔡春华指出,净资产有时不能完全反映(标的资产)的价值,具体交易还要看双方认可的估值方法(收益法、现金流折现法、对比法)以及公允价值,否则就有利益输送之嫌。

面对投资者的诉求,亿城股份董事会秘书吴建国向再一次记者回应称,公司的资产出售均是按照监管法规来执行。“标的资产的评估都是有证券评估资格的机构来操作的,因为我们整个流程上已经合法合规,所以面对投资者提出的‘自查’需求,目前还没有这个程序可走。”

“公司经营正常,基本面正常,股价涨跌的正常波动我们都可以理解,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大股东为所欲为地恶意掏空上市公司,而且在这类资产出售过程中,已经引起公司股价大幅下跌,亿城股份有义务向证监会提出停牌申请。”投资者依旧坚称此次亿城股份存在默许前高管突击买卖原有资产的问题,亿城股份现任新管理层也难辞其咎。

吴建国则认为,公司股价因达到一定条件所引起的大幅波动才能申请停牌,上市公司做出什么动作都要符合一定的流程。此外,面对记者提出的亿城股份是否会再次出击“闯关”出售北京西海龙湖项目资产的问题时,吴建国给予了否认,“目前还没有第二次出售该资产的打算,后续若有一定会在公告中事先披露。”

“股票停牌是为了维护投资者的利益,上市公司进行购买、出售资产等交易,会引起股价重大变动,属于可以向证监会申请停牌的情形之一。”蔡春华认为投资者的“停牌”诉求存在合理性。

宋杰表示,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般超过10%的中小投资者提出同样的质疑,公司就需要启动调查组。“虽然第二笔资产交易(指出售北京西海龙湖议案)没有通过,还没造成多少损失,但第一笔资产交易(出售秦皇岛阿那亚项目)已经通过了,引起投资者联名举报,说明的确存在质疑的合理性,那么要不公司自查,要不申请证监会调查,针对问题一一取证,给予投资者说服性的解释。若查实确有利益输送,基本上可以定为职务侵占罪,这根据造成公司财产损失的金额多少来量刑。”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