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10-21 08:00:55

以民营化推动农村金融市场化进程

最近发生的两起恶性事件再次把农村基层金融机构改革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民营经济报评论员 邱登科

最近发生的两起恶性事件再次把农村基层金融机构改革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起发生在河北深州市,该市农村信用联社核销贷款违规,包括依然在世的深州市委常委、农工委书记魏志春,市公安局副局长崔朋等在内的数十人因“死亡”或“失踪”而核销贷款,涉及贷款额约250万元。据查,起因是被告人为达到其所在的不良贷款率低于3%的目的,伪造了38份借款人和保证人的死亡、失踪证明,致使1368231元的贷款被认定为呆账并得以核销。

另一起发生在广东高州市,新垌信用社大路坡分社要求身患重症的客户亲自到营业厅取款,导致客户猝死。

两起发生在农信社的事件突显出农村基层金融机构的诸多乱象。

其一是监管失察,深州市唐奉信用社暴露出来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包括该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任也承认,由于工作量大、人员少,对下面信用社监管存在困难。联社很难发现乡镇信用社提交的一些手续是不合规的。其二是由于基层素质差,管理不完善,普遍存在规范意识欠缺,操作手续不严谨等问题。其三是由于历史沿革及功能定位等原因,农村基层金融机构内部管理的行政化色彩依然较重,服务意识欠缺。

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是尽快推进以农信社为代表的农村基层金融机构的改革,其中的关键要素是通过民营化来推动其市场化进程。

银监会日前公布《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对农村基层金融机构改革各个方面多有触及,其中,针对农村商业银行的设立条件方面,明确提出将其最大股东持股比例降低至15%,同时监管层鼓励引导民营资本参与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改制。然而,对于意见稿中民营资本参与力度问题尚有值得商榷之处。大多民营企业在最初参股村镇银行时,都期望能成为银行的控股股东,然而,由于银监会硬性规定,即“村镇银行最大股东或唯一股东必须是银行业金融机构”,因此,民营企业在村镇银行控股和发展的过程中几乎没有话语权。

希望两起恶性事件能够推动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让民营企业经营理念超前和管理经验先进等优势,能够在农村基层金融机构改革中发挥其生力军作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