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10-29 08:07:38

第114届广交会二期落幕 轻工出口企业“入冬”

10月27日,为期5天的第114届广交会二期展落幕。本期展出的产品内容为日用消费品、礼品、玩具及家居装饰品等。就二期展情况来看,目前外贸形势仍不乐观。

文/图 民营经济报记者 李雪梅

10月27日,为期5天的第114届广交会二期展落幕。本期展出的产品内容为日用消费品、礼品、玩具及家居装饰品等。就二期展情况来看,目前外贸形势仍不乐观。在人工成本增加、人民币升值、欧美经济不景气等一系列外部因素的影响下,轻工外贸出口企业的利润普遍大幅缩水。现场,不少企业人都向记者倒起了苦水:“销售额倒是年年看涨,可是利润却越来越低了。”

靠走量撑起的行业

广交会二期展的现场,犹如一个“圣诞海洋”。然而,一个节日娃娃几美元,一个装饰性的圣诞音乐树几百美元,大部分轻工外贸出口企业都坦言自己的产品:利润很低。

上海宝路通电器有限公司的外贸经理童天武,正在向一位国内设计院的采购商讲解自己公司的电壁炉产品。过后,记者询问情况怎样,他并不太兴奋地回答:“这种小单也就是一个补充,可做可不做,他买个几百台、几千台对我们来说吸引力都不大。”

广交会的情况就是轻工外贸出口企业的缩影:普遍以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靠走量来获取利润。

但如今,这种模式却正受到来自外部、内部的一系列因素的冲击。

南京红屋礼品有限公司的秦昌华已经参加过多次广交会,他翻着面前的名片对本报记者说:“以前,收个四五百张没有问题,这次只收到了100多张。”

秦昌华展位上的产品是其公司自主研发的电子圣诞装饰树,由于产品受季节性限制,工厂一般会在3~10月份开工,然后便是几个月的休工期。如果这一次拿不到满意的订单,则意味着明年春季的销售任务将更为繁重。

对此,该公司总经理张先生无奈的说:“外贸企业红火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有订单难言利润

张先生戏称自己为“老广交”,他告诉本报记者,做外贸20多年,共参加了41届广交会。

从拿不到展位到有展位,张先生走过的几十年中,中国的外贸经济形势正在急剧变化。越来越多的人在进入这个行业,却再不似往些年能轻易分到一杯羹。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个普遍现象,即使是很多依靠老客户拿到不错订单的企业,也开始抱怨日子不好过。

秦昌华告诉《民营经济报》记者:“我们公司的销售额也就几百万美元。但以300万美元打比方,汇率一下子从8.3甚至更高跳到了6.1,现在我们要做400多万美元才能赶上以前300多万美元的水准。”

童天武也告诉记者,尽管营业额还在缓步上升,利润却大幅缩水了:“2008年我们还是一个小工厂,那时候能做到1000多万美元,尽管现在做到了1500万美元左右,但是实际利润还少了几百万美元。”

除却汇率因素,欧美经济的不景气,也让采购商掏钱越来越难。不少企业都反映,订单被压价的情况很严重,以前能卖40美元的产品,现在卖30美元,对方仍然嫌贵。

成本、竞争压力骤增

国外压力不减,国内成本、竞争压力却一升再升,这些都成为轻工外贸出口企业头上的又一道紧箍。

对于近些年外贸形势最深的感受,兰溪市广博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周艳玲表示,轻工产品严重依赖劳动力,而浙江省的劳工费用近几年翻倍的涨:“以前,1000多元就招到工,现在两三千都搞不定,还要实行强制保险。”

上涨的不止劳动力成本,还有物流费。

据了解,外贸企业要出口,一般会通过代理走海运。但不少展会现场的参展企业都向记者表示,物流这块费用的名目越来越多。

“折腾不起”稳过冬

内忧外困下,轻工外贸出口企业要转型,就只有摆脱附加值低、走科技化路线这一条路。但事实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以张先生的礼品公司为例,靠着一颗“电子圣诞树”就撑起了一个公司。而这颗圣诞树不仅受季节限制,只能在3~10月份开工,还产品单一。

记者问,为什么不多开发一些新的产品,补充淡季不足呢?他说:“这些都需要更多地投入,现在我们只求保暖过冬,不敢折腾了。”

记者了解到,很多小的外贸企业都以工贸一体模式为主,设计、生产、出口都是靠自己。如果临时增加生产线、换厂房,那些熟练工恐怕很难适应。一旦失败,对于本就不景气的外贸商们无疑是雪上加霜。

前文提到的做圣诞礼品的周艳玲则说道:“现有产品利润太低,我们也想搞点研发,整点附加值高的东西出来,但现在真的是没钱折腾了。”

老广交张先生说,现在和参展的“老人”们聊的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轻工外贸出口企业路在何方?”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