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11-13 08:47:07

激发非公经济活力和创造力

昨晚,新华网邀请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宋世明、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做客新华访谈,权威解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下面是该访谈的精彩摘要。

昨日下午,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为期4天的全会听取讨论了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昨晚,新华网邀请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宋世明、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做客新华访谈,权威解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下面是该访谈的精彩摘要。

1、关于全会意义

宋世明:本届三中全会两个独特历史使命

主持人:十八届三中全会承担着什么样特殊的历史使命和意义?

宋世明:每次三中全会都承担着独特的历史使命,我感觉它独特的历史使命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也就是两句话:一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全面改革,也就是五项改革实际上是为五个建设提供体制支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所以再也不能单打一了,它是五个改革支撑五个建设,并且是一体化。这是第一个独特的历史使命。

第二个独特的历史使命,我个人感觉中国的转型期不能无限地拉长。这次三中全会确定了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上要取得决定性的成果,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的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今年是2013年,离2020年满打满算7年多,时间不等人,所以中国的转型期不要无限制地拉长,中央进行全面部署、系统推进,使各方面的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周天勇:努力方向是要有一个定型的制度

周天勇:我们觉得这次三中全会是在国际和国内的背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下召开的:第一,国际上比如说我们现在从拉动经济增长和出口,国际贸易投资的格局,包括政治格局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第二,我们的经济增长,在整个国际上也受到瞩目,我们的增长速度一下来世界都受到影响。另外,从国内来看,经过三十几年的改革,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深水区”,我们需要有这么一个全面的、系统的改革方案,使我们通过改革来应对国内国外复杂的局面。特别是要支撑未来一个中长期的经济增长速度,通过改革来得到红利,就是推动经济增长,我觉得这可能是这次改革和前几次改革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它的历史使命。

另外,小平同志讲,上世纪90年代,他说我们再过30年可能制度上就要定型,实际上老人家说,比如到2020年,我们可能要有一个现代的体制、现代的国家,所以这次也说我们努力的方向就是要有一个定型的制度。

2、关于公报亮点

宋世明:深化改革总目标是一个突破

主持人:这届三中全会提出了一个全面改革方案,将改革全面地推向了深入。公报的亮点在哪里?突破点在哪里?

宋世明:根据我初步的学习来看,至少有两个亮点。最大的一个亮点就是它对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的界定。比如说,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用了两句话:一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个大家已经获得了共识。关键是第二句话,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十八届三中全会用的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我觉得这个治理体系就是指的协同共治。国家和社会协同共治,坚持党的领导,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亿万人民群众的事业,所以国家和社会应该协同共治。国家和社会要在八个字上下功夫,一是协商,二是协调,三是协作,四是协同。所以说关于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我觉得是一个突破。

第二个亮点是什么呢?那就是五个建设和五项深化改革是协同配套的,五个建设分别对应于五项深化改革,五个建设当中经济建设依然是中心,它没有发生旁移,五项改革一定要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牵动作用。所以我们一定要全面地理解才能全面贯彻落实好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

周天勇:全面改革方案有三个亮点、三个难点

主持人:这届三中全会提出了一个全面改革方案将改革全面地推向了深入。那么公报内容的亮点和突破点在哪里?

周天勇:第一,它是全面、综合、协调的。第二是要管长期。比如10年内,或者我们到2020年起码是一个7年内的改革方案。第三就是我们这次遇到的问题更加复杂、难度更大,所以必须得像刚才所说的那样,要有一些突破点。

关于难点,比如说对改革的一些阻力,总书记和总理在很多场合都说了一些利益的藩篱要破除,我觉得这是一个难点。第二个难点就是这次也提到一个更高层次的开放,就是要和国际的一些体制接轨。比如说我们建立的上海自贸区,到底怎么建立?我们过去的管理都不适应。第三个难点实际上就是人们对改革的思维方式,人们的思想是不是解放,这里我看公报里也提出胆子要大一些,这些方面也要有一个观念意识的跟上,也要对全会的公报、中央的决定要有一个共识。我觉得这都是我们需要协调的一些难点。

3、关于经济体制改革

周天勇:经济体制改革两大关键性突破

主持人:在全会内容中,全会指出经济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有哪些关键性的突破?

周天勇:这次有所突破的,一个是对国有经济提出“活力”,这个以前是没有的。这次三中全会为什么对国有企业提出“活力”?原因在于我们国有企业效率比较低,“活力”不足。比如说到企业办事,民营企业抓住机会了,国企跟不上,所以第一是活力控制了影响力。第二是这次提出要激发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和创造力,创造力我觉得就是从现在国外以及我国的情况来看,许多创新是民营经济进行的,包括技术研发,所以要调动这些活力和创造力。另外又提出了一个产权保护制度,公报里第一次提出了混合所有制经济,也就是以后国有的里面可能也有民营的股份。

建设统一的市场体系,这里面当然有一些要素自由流动,自由选择、自由消费、平等交换等等,我觉得这次提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

这次提出了一个科学的宏观调控,我们以前提出科学发展,但是科学发展必须得有科学的调控,我想这里面肯定是包含:一是要建立一个完善的信息统计体系;二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这些要协调;三是宏观调控按照经济形势什么时候放松、什么时候收紧,各种政策怎么配套,要有一个科学的设计。

适应全球化新的经济形势,这次提出对外要有一个更加开放的体系,比如说放宽投入准入,加快自贸区建设,扩大内陆沿边开放这一系列的措施。我想从现在来看,促进更高层次的开放,既要引进来,又要走出去,我们要有我们的跨国公司,我们有实力的企业要走出去,同时也要扩大我们的对外直接投资。第二个就是要建立一个新的国际贸易秩序,新的秩序就是我们自己的自贸区,也就是单边自由贸易区、双边自由贸易区,利用自贸区体制进一步扩大未来的出口产品升级,形成中国和世界的产业分工,更多地在全球化中得到我们的利益。所以我觉得就经济体制改革方面,总体下来的一个核心就是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要使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