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11-25 10:48:20

当公益遇到互联网:爱心如何在虚拟中传递

近日,一款“白雪可乐”商品在淘宝热销。与淘宝其他看得到、摸得着的物品相比,“白雪可乐”只是一种虚拟的商品。它的诞生,是一次互联网时代公益的爱心传递,为的是拯救躺在病床上的重症患者。

冯超

近日,一款“白雪可乐”商品在淘宝热销。与淘宝其他看得到、摸得着的物品相比,“白雪可乐”只是一种虚拟的商品。它的诞生,是一次互联网时代公益的爱心传递,为的是拯救躺在病床上的重症患者。

近年来,利用互联网平台进行虚拟认捐渐成趋势,当公益遇到互联网,一切变得皆有可能。如何更好地运用新的传播平台,使聚合的力量展现在公益慈善中,值得社会各方重视和共同努力。

网络认捐进行时

虚拟平台传递真爱

前不久媒体报道了淘宝网上一款名为“白雪可乐”、售价为3元人民币的虚拟商品,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制造这款虚拟商品的网友黄伟夫表示,“白雪可乐”用了3天的时间,就卖出了7万瓶。在淘宝白雪可乐商品详情里,介绍了需进行骨髓移植的患者女孩白雪的相关资料,并用醒目的大红字提醒网友:“您节省下来的这3元钱,将用于再障患者白雪的骨髓移植。一瓶‘白雪可乐’,收获一份心灵上的清凉,帮助一个美好生命……”

这是一场爱心传递。黄伟夫透露,白雪是一个23岁的女孩,辽宁省鞍山市铁西区人,父亲是一名普通工人,母亲在她1岁时不幸在一场意外中离世,白雪父亲一个月的收入仅有700元,80多岁的奶奶每个月有1200元的退休金。白雪患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已经一年半,目前其药物治疗已经失败,唯一可能让她重建造血功能的治疗,就是造血干细胞移植。

7月8日,在距离手术倒计时14天的时候,黄伟夫和网友们从虚拟世界走进了现实生活,并组建了“白雪人道救助”团队,开始在淘宝上售卖起“白雪可乐”。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虚拟销售的“白雪可乐”,短短几天时间就筹集到了爱心款20多万元。

与“白雪可乐”同期热销的,还有这款叫“星星点灯”的虚拟商品。它救助的主人,是患上白血病的姜涛。

为了应付高额的医药费,在姜涛入院治疗后不久,其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女友小文在网上出售虚拟产品“星星点灯”,短短一周,每件2元的虚拟商品已售出1100余件。

据小文介绍,“星星点灯”于10月27日正式上线。在淘宝页面,该产品显示为一张卡通照,内容是一道爱心形状的光环,环绕着三颗金黄色的星星。购买该虚拟产品后,购买人收不到任何实际商品。

小文也是一名血液病患者。2012年5月份,她和姜涛在微博上相遇,互相鼓励对方对抗病魔,随后相恋。在出售该商品的页面,还有小文写的两人共同对抗病魔的经历,以及两人的照片。

姜涛父亲称,姜涛每天治疗费用最少5000多元,多则11000多元。他们家目前已借了近50万元外债,而下一步治疗需要的医药费还是个未知数。所幸的是,目前依靠“星星点灯”带来的捐助款,姜涛的病情稍有好转。小文表示,自己对两人的未来有过好的憧憬,现在希望姜涛再次好起来,共同建立小家庭。

淘公益渐成趋势

笔者了解到,在目前的网络公益中,最受欢迎的就是虚拟商品认捐,而这种新颖的公益方式,正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虚拟商品认捐第一次走进大众视野是在2011年。当年7月,闻名全国的公益项目“免费午餐”正式在淘宝商城开通了公益店。网友只需在线拍下并支付标价为3元的虚拟商品,就可为山区贫困学童提供一顿免费午餐。

被称为“国内第一家在线慈善商店”的“善淘网”在2011年初正式上线后,引发大众关注。这是一个将虚拟购物、公益援助进行融合的网站。同时期淘宝网也陆续出现了类似的慈善网店,如启智爱心慈善网店、广州义工慈善专卖店等,其中不少是广州的公益组织开设的。

前不久,启智网店上出现一份名为“支持标叔,为爱加油!标叔充值卡”的虚拟商品,感动了不少网民。据了解,启智志愿骨干标叔在今年7月初时突发急病,急需用钱。此时,启智爱心慈善网店发行了一种“标叔充值卡”,在网店购买了这一充值卡的网友就可向标叔捐赠同等额度的善款。

日前珠海一群90后大学生也通过虚拟认捐做了一件“大善事”:他们通过网络募捐,为贵州一小学募集资金建设新学校。在短短两个星期内,这些大学生已经筹得善款将近20万元,筹款方式包括了在网上售卖虚拟爱心砖头、爱心水泥等。

该活动负责人贾凡告诉记者,今年3月份,他们到贵州实地考察后,决定成立开展筑梦贵州希望小学筹建计划,准备筹集100万元善款为该小学建设新教学楼,还与贵州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建立合作关系。

“10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我们采取新的募捐方式:卖虚拟商品。”贾凡表示,在网上认领一块虚拟砖头相当于捐款10元,认领一条虚拟灯管相当于捐款50元。市民购买这些产品虽然无法得到实物,但依然被这群学生感动,于是纷纷出手。

“虽然网上虚拟产品只卖了几百元,但是现实捐款还不少。”贾凡表示,目前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来自一位欧阳女士,有5万元之多,还有一名不署名的爱心人士捐了1万元,此外还有一些企业捐款。

网络传爱心也有杂音

风险难控虚拟认捐被叫停

这两年各式虚拟认捐活动虽进行得如火如荼,但也有虚拟认捐因为没有得到相关机构和组织的认可,或因存在其他风险,出现半路被叫停的现象。武汉的一对小夫妻就遭遇了这样的情况。

2010年,张丹夫妇的小女儿小翌涵在北京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医院告诉张丹,这种病要想治愈,先期手术费至少20万元。网友们在得知其遭遇后,纷纷表示要给她捐款,有人建议,可以在淘宝上设立网页,便于大家捐款。

于是张丹夫妇将做好的网页以虚拟商品形式登上了淘宝网,并将商品价格设定为10元。出人意料的是,商品上线第一天,从早上8点到下午2点,就有1998人次竞拍了他们的“商品”,更让他们感动的是,因每次只能拍10元,竟有网友反复竞拍了30次。

频繁的交易情况引起了淘宝网的注意,其管理员随后与张丹取得联系,经沟通后,张丹将该网页关闭。对此淘宝公关部负责人表示,为了避免可能存在的欺诈行为,目前淘宝禁止未经许可的募捐作为商品在淘宝上销售。但随后淘宝网决定,为此事发起爱心基金流程,并号召爱心网友进行募捐,同时为“白血宝宝”开一条捐款通道。

今年8月也出现过一次虚拟认捐被叫停的事件。虚拟商品的卖家丁蓉告诉笔者,发起虚拟认捐是为了她的哥哥丁春元,其5月份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目前正在等待骨髓移植。

为让哥哥安心治疗,丁蓉便将闲置的淘宝店又重新“经营”了起来,销售起了爱心虚拟商品。出人意料的是,淘宝店竟受到了网友的广泛关注,纷纷前来捐助。自8月15日开店至今,店铺成交量已达到5千多笔。据丁蓉介绍,除店铺交易外,其支付宝还收到许多匿名捐款。从8月15至27日,其支付宝共计收到爱心捐款77652元。

对于此爱心捐助行为,淘宝工作人员并不表示认同。他们认为,由于该商家未有民政部门认可的募集资质,此种销售行为属于非法集资。“目前,淘宝网安部已对该店铺商品做出下架处理。”

虚拟认捐变虚假认捐

如今越来越多的民间公益组织选择在网上开网店,把热衷于网络购物的买家发展为公益捐助者。可是,这些网络捐助背后的真实情况,让人真假难辨。近日淘宝上有一家店,就盗用了南京动保救助情况的图片,声称为流浪狗募集善款,其背后却是赤裸裸的诈骗。

据知情人王小姐介绍,从今年5月份,她就开始关注淘宝的一家店铺,这是专门收养流浪动物的一家店。“和其他淘宝店铺不同的是,这家店铺卖的是虚拟商品,店主声称自己是志愿者,店铺所售虚拟商品的全部收益,将用于胡阿姨流浪狗收容站身上。”几个月间,王小姐几次向这家店铺捐款救助流浪猫狗。

可是5月13日,王小姐在登录微博时发现了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合肥流浪动物救助社’发布一条微博,称淘宝有家网店,盗用了南京动保救助情况的图片,其他相关合肥胡阿姨的信息都是从各大论坛抄袭下来的,请大家千万不要去捐款。”看到这则微博后,王小姐感到气愤不已。

据发布该条微博的合肥流浪动物救助社负责人“春月”称:“大约在两周前,我们合肥流浪动物救助社确认,淘宝上的店铺不是我们替胡阿姨建立的。”“春月”说,他们也与胡阿姨取得了联系,胡阿姨表示没有通过任何人进行募捐。

今年50多岁的胡阿姨原是安医附院的会计,1998年开始收养流浪狗,十多年来已经收养了几百条流浪狗。现在,胡阿姨家里还有90只流浪狗,为了这些可怜而又可爱的小生命,胡阿姨可以说是“竭尽全力”。“这么多年了,我再苦再穷的时候也没有委托过别人来替我募捐。”胡阿姨表示,前两天从流浪动物救助社得知了这个事情,十分气愤,正在考虑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铺设长远网络爱心通道

4成网友信任虚拟认捐

近日《公益时报》与搜狐公益联手推出的“益调查”结果显示,仅4成网友表示会通过购买虚拟产品进行捐助。本次调查从11月7日15时开始至11月11日10时止,共有580位网友参与。调查结果显示,在“你会通过购买虚拟产品进行捐助吗?”一问中,选择“会购买”与“不会购买”的参与者几乎相当,43.11%的人表示会购买,理由是“捐款渠道多样化当然是好事”;46.56%的人表示不会购买,因为“还是应该通过基金会的账号等传统渠道进行捐赠比较靠谱”;另有10.35%人表示看看再说。

在“你怎样看待通过销售虚拟产品进行募捐的方式?”这一问题中,44.83%的网友表示支持,认为“这是捐赠渠道多样化的表现,创新了被救助者的参与模式。形式契合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易被人接受和推广”。而36.21%的人表示不支持,认为“各种各样的形式其实换汤不换药,不如就由基金会公布一个账号大家汇款简单明了”。

在“对于虚拟产品,你觉得哪种监督方式更有效?”一问中可以看出,大部分网友还是更倾向于捐赠人亲自监督的机制,62.07%的人认为“每件产品应留下受助人方面的联系方式,捐赠人可以亲自追踪具体效果”,这样的监督方式更好;另有18.97%的网友选择“网店背后的公益组织进行监督,定期公布审查情况”;只有6.9%的人认为网店可以自我监督,定期公布接受账目、公布资金使用情况、晒“账单”等。

虚拟认捐需跨3道坎

一道坎:捐款无实体参照。

惠州市阳光公益组织负责人梁浩向笔者表示:“虚拟物品交易,以及基于网络的宣传动员和融资,客观上是节省人力成本的最好方式,但是从长远来看,捐赠者群体在没有看到实物、实体之后就捐出了自己的爱心,一旦出现筹款丑闻,将影响人们后续的捐赠行为。”

梁浩介绍,目前不少公益组织在开展公益募捐活动时,通常也会在其官网或合作方网站上同时进行募捐。“这有个前提,募捐仍以线下的活动为主,网上活动只是辅助和宣传的效果。因为比起网上,现实的活动要真实得多,这也是让公众对募捐产生信任感的关键。”

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会长王颂汤则认为,虚拟认捐只能在小范围进行,难以进行大面积复制。“因为一切都是虚拟、不真实的,这种公益形式难以支撑起大型、涉及大金额的公益募捐活动。”王表示,传统意义上的捐助,金钱也好,物品也好,都是实物,可以比对其价格和价值。但以虚拟商品进行认捐,难以对其价值进行评估,这容易引起误会和争议。

二道坎:公众难以参与其中。

王颂汤认为,虽然以虚拟商品进行筹款是一种直观、快捷的参与公益方式。但是它最大的缺点是淡化了捐赠主体的参与感。“公益活动除了达到公益目的外,还重在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和寻求共鸣,显然网络上的虚拟认捐难以做到这点。”

“虽然有微信、微博等网络通讯手段,但毕竟都隔着一个屏幕,公众难以分享这份参与感。”梁浩表示,以网络手段进行认捐,感觉是为了特定的一件事而募捐,活动做完了,这份感情,包括其间人与人之间建立的信任感,也都结束了,不留下任何痕迹。

“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完整的公益参与和体验,这类认捐也是断续的,难以形成持续性的效益,模式也难以进行良性循环。”梁浩认为。

三道坎:存在法律空白。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群华认为,随意发动、参与虚拟认捐,可能存在法律上的风险,且目前法律对该类募捐也存在空白。

“通过淘宝平台销售虚拟商品进行募捐,在带来方便高效的同时,也容易让公众产生对募款合法性和透明化的疑虑。”李群华认为,最为关键的问题,是很多虚拟认捐的发起者往往是个人,这些人并没有寻找相关组织和部门进行合作,这类没有经过审批的上网筹款,或引起法律上的风险。

此外李群华认为,虚拟捐赠到的钱怎么使用,如何以公平、公开的方式对网民进行交代,都成为虚拟认捐中无法回避的问题。

虚拟认捐未来需规范

中国社会福利教育基金会瓷娃娃罕见病关爱基金秘书长王奕鸥认为,要在虚拟平台上进行募捐,首先要将这个平台及操作程序透明化。“在虚拟募捐的过程中,所有的操作都要清楚、规范。其次是操作方的规范化,这对于操作者来说是一个被监督的过程,也是一个该类公益项目建立社会公信力的渠道。”

对于目前出现的虚拟认捐叫停的现象,李群华认为事件前期可能存在误会,但在认捐发起者已经对公众和网站管理方告知募捐原因后,从法律上应该不存在欺诈的行为。网站作为管理方,也有权对不合规定的网页予以处理,但以叫停的方式阻止募捐,其做法显得不太人性化。

李群华建议,虚拟认捐应该形成一种公益模式,进而被社会所接受。然后参与各方应该就此模式制定一套操作规范,规定好募捐组织者、网站及参与者的权利和义务,以便相互支持和监督,促使虚拟认捐活动顺利开展。

王颂汤提出,目前虚拟认捐存在监管主体缺位等问题。“未来虚拟认捐要走上正轨,需要相关部门参与进来,在了解这种公益新形式基础上,制定出相应的管理制度和措施,保障这种新颖、广受公众的公益方式能走得更远。”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