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于 2013-11-27 10:45:24

油画渐吹中国风 知名画家作品受宠

西洋画在“西学东渐”浪潮中强势进入我国的一个世纪里,国画界若干探索路数的得失,使国画家们能在比较中思考哪些西法可以吸纳、限度几何,这本身就是一得。

余米 黄丹

西洋画在“西学东渐”浪潮中强势进入我国的一个世纪里,国画界若干探索路数的得失,使国画家们能在比较中思考哪些西法可以吸纳、限度几何,这本身就是一得。走老路不会遇挫,但难有突破,开拓是必要的。多元化的艺术格局产生后,中国油画艺术家们在实践中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完全模仿西方现代艺术是不可能有所作为的,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与社会的脱节。因此,如何重建油画艺术与现实的关系,如何构建当代油画艺术的核心价值体系,已经成了许多艺术家思考的问题。

中国画受西洋画影响的得与失

西洋画对中国画的影响,有利有弊。正面的,比如先学过西画的国画家朱颖人认为,在西画对明暗色彩等规律的探求中,整体观察法极为重要,这种能力亦属中国画常理之内;而人物画从素描严格训练,造型结构是关键。这两点是西洋画对中国画助益的主要之处。当然,还有色彩、构图上的成功借鉴。

百年来结合西洋画法的国画家很多。留洋归来的林风眠、徐悲鸿曾分别主持杭州国立艺专与中央大学艺术系、中央美院,是借鉴西画的两大先驱。林风眠的彩墨风景使用了西洋画的某些材料与工具,着色也时有西画的笔触,但他的画中依旧有若干“骨法用笔”的劲挺线条支撑着。更关键的是他兼能“气韵生动”,他笔下的洲渚芦雁,无不富含凄美的诗意,发人遐想,连潘天寿那样纯正的国画大家也对林风眠十分赞赏。林风眠偏爱方构图,今人普遍使用方构图,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受他影响。

中西结合固然是一种创新,但同时,这之间也会产生很多问题。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黄健生表示,当今中国画现状颇令人担忧,在各级各类展览比赛中,诸多为新而新、为奇而奇的作品时常在人们意外中“脱颖”入围甚至获奖,纯粹是随个别评委口味而定,更有以名曰“水墨实验”的诸多“无厘头”作品进入展厅。这些作品没有中国画的味道,甚至完全背离了中国画传统。而占据比赛主流的工笔画作品愈来愈多地吸收西方元素,追求所谓的“国际化”,画中国画的学生几乎都快变成为“小鬼佬”了,画出来的东西,非东非西,从根本上很难接受。

“本来世界的文化交流是互相碰撞、互相交融,但民族性是根本”,黄健生表示,中国画若失去民族性,就没有了根本,也就没有了生命力。

西画失宠 中国特色成画坛新风

随着西方艺术文化理念的融入,西方绘画开始对中国绘画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不少当代画家浸淫于西方绘画技巧,以娴熟的西方手法、以当代中国生活为内容打入了海外市场。

但是,被西方媒体誉为中国文化大使和海外中国画坛领军人物的穆家善早就发出了示警:海外的中国当代艺术热是场投机。他还不无感慨地说,西方文化都已经无路可走了,你还在模仿西方文化的皮毛,这是无趣和没有前途的。

因此,轻视或放弃了中国画固有的基本特色和价值标准,把对西方艺术的简单模仿视为“新中国画”的楷模,这就本末倒置了。

在更多的国内画家还在尝试用西方笔法来表达艺术语言时,那些长年生活于海外的华人画家则更深刻地理解到,要永不放弃自己民族的特色,才能真正创造走向世界的艺术。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有立足于本民族艺术特点之上的创新,才有永久的生命力。

穆家善表示,“没有历史的时代”根本就不存在。我们身在某个地域与民族文化之中,我们的心理意识必在这个历史文明的文化积淀之中。中国画是积淀着传统文化的艺术,它的特点也便是它独立于世界艺术之林的主要本钱。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中国画创新不能丢掉笔墨和精神。”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程大利称,中国画讲求意境和笔墨,这是与西方绘画最大的区别,国画不是写实,而是画家的生活感悟,高尚人格的表达。

知名画家作品受宠

油画这一源于西方的现代艺术形式在一百多年前进入中国后就生根发芽,获得很大的发展。在许多名家力作的推动下,如今的中国油画已经自成一体,独具特色,成为世界艺术市场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近年来,国内艺术市场的大繁荣、大发展,更是让中国油画被藏友们所熟知,一些知名画家的作品更是大放异彩,赢得无数关注。

在油画中,人物油画一直备受关注,也是许多艺术家热衷创作的类型。由于人物油画本身具有一定的创作难度,就让其成为展示画家实力的一个很好创作领域。

早期油画行情升温

二十世纪油画在今年春季拍卖表现抢眼,以香港苏富比的“二十世纪中国艺术”专场为例,该专场上拍158件,成交125件,成交率79.11%,成交额2.04亿港元。有5件作品的成交价格在1000万港元以上。赵无极的作品《10.03.83》(双联作)以3708万港元的成交价格成为该场拍卖最高价。朱德群1985年创作的《圣雪颂》以2364万港元成交,吴大羽的作品《千秋争霸》以544万港元成交。

香港佳士得的“亚洲二十世纪艺术日场拍卖”的成交额达2.1亿港元,成交价格最高的是艾轩1990年创作的《冻土带》,成交价675万港元。在佳士得“亚洲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成交价格最高的是常玉的作品《窗前双姝》,成交价高达4467万港元;赵无极1956-1957年创作的《水之音》以3291万港元成交、《24.01.63》以2787万港元成交,1961年创作的《09.05.61》以1323万港元成交。

中国嘉德今年的春拍在中国油画及雕塑两个专场总计的成交额达1.99亿元。“二十世纪中国早期油画”专场拍卖表现较好。本场中从台湾藏家手中征集到的吴作人博物馆级的精品《战地黄花分外香》,这件作品是吴作人先生油画的代表作之一,最终以8050万元的高价成交,不仅创出吴作人作品拍卖价格的新高,同时也是目前为止今年春季拍卖市场油画作品拍卖的最高价。此外,从前年受到藏家关注的方君璧作品价格也有明显增长,上拍了他的肖像画代表作《禅者初心》,最终以678.5万元成交,创出其个人作品拍卖价格的新纪录。

北京匡时的“先行者之路:重要私人藏早期油画专场”上拍53件拍品,成交37件,成交额1321.695万元。方君璧20世纪30年创作的绢本彩墨作品《冰肌玉骨》以356.5万元成交;周碧初的作品《瓶菊》以138万元成交;刘海粟《巴厘写生》以126.5万元成交;孙宗慰《女人体》以55.2万元成交,关紫兰作品的《水仙花》以49.45万元成交。

写实作品增值受捧

靳尚谊1996年创作的《孙中山》以2300万元成交,该件作品2012年曾在北京华辰的春季拍卖会上以2047万元成交,短短一年这件作品的价格有253万的增长。1987年创作的《祈》以1840万元成交,曾在2007年保利春拍出现,当时以704万成交,成交价格增长了2.6倍。

姜国芳的作品《铁甲夕阳》以1035万元成交,创出其个人作品拍卖价格的新高。王沂东2009年创作的《美丽乡村》和2006年创作的《红妆》均以920万元成交。杨飞云的作品《大植物》以747.5万元;《山水之境》以713万元成交。

可见靳尚谊等人的写实精品有很强的增值性,同时说明买家是基于投资的目的购买作品的,才造成这些作品短时间内较为频繁的换手。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3 经达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粤ICP备13038471号-1